網(wǎng)站建設行業(yè)新聞
文章閱讀
網(wǎng)建技巧
優(yōu)化技巧
網(wǎng)建問(wèn)題
謹宸新聞
行業(yè)新聞

首頁(yè) > 網(wǎng)站建設行業(yè)新聞 > 正文

共享單車(chē)頻倒閉暴露監管難題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/12/14字體:
摘要:共享單車(chē)頻倒閉暴露監管難題,共享單車(chē),合肥網(wǎng)站建設,小藍單車(chē),酷奇單車(chē),11月15日,據界面新聞報道,有小藍單車(chē)員工在某職場(chǎng)社交平臺發(fā)布消息稱(chēng),小藍單車(chē)宣布解散,繼續拖欠員工工資至2018年2月10日。據悉,小藍單車(chē)拖欠70余名供應商近2億元,被供應商上門(mén)圍堵;與此同時(shí),押金也無(wú)法退還,還有部分用戶(hù)聚集在公司總部追要押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據合肥網(wǎng)站建設的小編了解到11月15日,據界面新聞報道,有小藍單車(chē)員工在某職場(chǎng)社交平臺發(fā)布消息稱(chēng),小藍單車(chē)宣布解散,繼續拖欠員工工資至2018年2月10日。據悉,小藍單車(chē)拖欠70余名供應商

近2億元
,被供應商上門(mén)圍堵;與此同時(shí),押金也無(wú)法退還,還有部分用戶(hù)聚集在公司總部追要押金。

11月16日18時(shí)許,小藍單車(chē)創(chuàng )始人李剛發(fā)表公開(kāi)信稱(chēng),拜客出行將接管小藍單車(chē)的運營(yíng)。相關(guān)報道持續引發(fā)關(guān)注,網(wǎng)民追問(wèn)如何退還押金。

11月17日,深圳新聞網(wǎng)報道稱(chēng),深圳交通委表示,已聯(lián)系小藍單車(chē)注冊地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,將積極保護深圳用戶(hù)權益。

11月20日,據《南方日報》報道,深圳檢察機關(guān)會(huì )同當地交通委、公安局交警局等部門(mén)約談7家共享單車(chē)運營(yíng)企業(yè),表示要維護公共利益,將對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視情況提出檢察建議,必要時(shí)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。

另?yè)襟w盤(pán)點(diǎn),今年以來(lái),已有悟空、酷騎等多家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退出市場(chǎng)并曝出退押金難問(wèn)題,甚至還催生了有償代退押金的“黃?!爆F象。此次小藍單車(chē)“退場(chǎng)”,再度引發(fā)輿論聚焦共享單車(chē)的押金監管缺失和退還難題,相關(guān)輿情熱度不斷高企。

面對共享單車(chē)帶來(lái)的種種負面效應,呼吁加強監管成為媒體共識。

如《經(jīng)濟日報》認為,在共享單車(chē)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“科學(xué)監管必不可少。只有監管及時(shí)到位并足夠有力,用戶(hù)和企業(yè)之間才可能消除信息不對稱(chēng)的問(wèn)題”。

《北京青年報》評論指出,平臺經(jīng)濟中的“押金”具有群體大等特殊性,不是一個(gè)小問(wèn)題,亟待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予以監管。

還有部分媒體批評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對用戶(hù)不負責任,建議政府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應協(xié)助消費者完成押金追討。

如澎湃新聞評價(jià)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設置刁鉆的退款條件,退款專(zhuān)線(xiàn)成為花架子,“很不負責任”;

《新京報》評論認為,押金所有權屬于消費者,消協(xié)組織應該依法履行維護消費者權益的職責。

網(wǎng)民觀(guān)點(diǎn)中,網(wǎng)絡(luò )發(fā)聲者多為押金未退的維權用戶(hù),超過(guò)五成網(wǎng)民質(zhì)疑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不作為,致使消費者在單車(chē)平臺出事后維權無(wú)門(mén);約三成網(wǎng)民認為政府監管缺位,導致用戶(hù)財產(chǎn)權益受損;此外,還有部分網(wǎng)民追問(wèn)押金去向,希望得到企業(yè)負責人和相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的回應。

法制網(wǎng)輿情分析師點(diǎn)評

曾經(jīng)一擁而上的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,如今面臨“倒閉潮”,這是行業(yè)凈化和重新洗牌的必然結果。盡管屬于市場(chǎng)行為和經(jīng)濟現象,但卻牽涉到社會(huì )公眾的權益保障問(wèn)題,后續相關(guān)輿情風(fēng)險仍在加劇,主要表現為以下三方面:

一是因企業(yè)倒閉牽涉的押金難退、貨款拖欠等規模性涉眾侵財問(wèn)題,極易引發(fā)群體維權行為。此前已有酷騎單車(chē)總部千人排隊討要押金的維權事件發(fā)生。在該事件中,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若未能及時(shí)介入并促成事件有效解決,類(lèi)似事件仍有可能再次發(fā)生。

二是頻頻曝出的共享單車(chē)企業(yè)倒閉現象,令公眾對于現存其他企業(yè)也存在退還押金難的焦慮,一旦有企業(yè)出現退場(chǎng)苗頭可能引發(fā)恐慌性擠兌風(fēng)險,給社會(huì )秩序和社會(huì )安全帶來(lái)威脅。

三是由企業(yè)“倒閉潮”衍生的監管質(zhì)疑,如用戶(hù)押金保障、企業(yè)退出前的公示、權益受損后的維權等問(wèn)題,持續拷問(wèn)著(zhù)相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的應對處置能力。

因此,監管部門(mén)有必要采取相應的干預措施,及時(shí)在執法層面予以落實(shí),促使危機平穩過(guò)渡。

本文標題:共享單車(chē)頻倒閉暴露監管難題
本文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foxhp.com/hangye/5376.html
原創(chuàng )網(wǎng)址:合肥網(wǎng)絡(luò )公司<謹宸科技> 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,并以鏈接形式鏈接網(wǎng)址:www.foxhp.com
文章標簽:共享單車(chē)合肥網(wǎng)站建設小藍單車(chē)酷奇單車(chē)
 上一篇:企業(yè)做網(wǎng)站該選擇什么樣的建站系統
 下一篇:網(wǎng)站備案中的前置審批